2ygo vl6k gomk gl34 ht9f dtnx e648 9tp1 fl33 eqn5
书阁网 > 摧神 > 第309章 太微之劫:魔气滔天!

第309章 太微之劫:魔气滔天!

  传说中的太微天宫,坐落在山头,给人的感觉却是阴森可怖。

  唯有来到山头,才能看到它的存在,宝气婆娑,但却黑得诡秘,犹如一个能够吸尽万物的黑洞。檐顶往两侧高高的翘起,就像是一对牛角,殿前的大门,散发出惊人的神光,却也有各种难以名状的声响,在内中响荡。

  太微天宫很高,高得犹如在天上,但却又近在眼前,奇妙至令人难以理解,它的前方不过就是三层阶梯,然则这三层阶梯,每一层都像是横跨了数十里的空间,为什么会有这样微妙的感觉,却是没有人能够说个明白。

  三层阶梯之上,有一片白玉铺就的广场,广场的尽头,才是太微天宫的大门。

  而现在,剖玄大禅就这般立在广场上,挡住了所有人。

  这一刻的剖玄大禅,犹如横亘在所有人面前的一座大山,他的身上,散发出来的魔气,令得所有人心惊魄动。

  在他的前方,北雪梦娴、公输铜隐,以及其他所有人,尽皆色变。易锋与淡无情从后方掠来,看着剖玄大禅,同样是惊疑不定。

  剖玄大禅入了魔道……他竟然在这个时候入魔?

  哪怕那太微天宫里,藏着数不尽的宝藏,也没有人会认为,它们就值得自己放弃苦修出来的寿命。

  而他们也无法想通,到底是什么,让剖玄大禅做出这个孤注一掷的自残之举。如果是,只是为了对付他们,那么以剖玄大禅的能力,从一开始就可以带来更多的高手,而不需要以一人之力,挡在所有人面前。

  剖玄大禅带来的两个妖族汉子,那满脸疙瘩者,与浑身横肉者,却是在他的后方远处,冷冷的看着,面无表情,谁也不知道他们在想些什么。

  惊人的杀气,却随着这滚滚的魔气,朝着众人汹涌席卷。

  “剖玄大禅,你要做什么?”公输铜隐坐在玄甲机关兽“天虎”内,沉声喝问,心中却是惊疑不定。

  剖玄大禅的本事,原本就胜过在场的每一个人,此刻再行入魔,怕是已经拥有了神劫的实力。

  惊人的威慑下,万司翰、宗晓苏、甄夫人、北雪家的三位高手、洛书风、管海涛、邪岩三凶、脸上带疤者、瘦小者尽皆退了一步。

  “杀了你们!”剖玄大禅黄袍一卷,霸气非常,强大的劲气排山倒海般压至。嘭嘭两声,北雪严与瘦小者便已血肉爆开,惨死当场。

  一张符爆开,卷起滔天的玄气,北雪梦娴在这样的风卷云动中,靠着天级符的威力,强挡狂冲而来的杀气。另一边,“天虎”冲前,进而又被那惊人的气劲震得后退,兽爪抓在地上,将地面硬生生的拉出深痕。

  “一起杀了他!”洛书风喝道。

  这也是所有人,此刻唯一的念头,即便北雪家和公输家作对多年,在这一刻,除了联手,他们也没有其它办法。

  另外两只机关兽从“天虎”头上跃过,朝着剖玄大禅扑下,剖玄大禅呼呼两拳,两只机关兽竟被硬生生的震退到数十丈外。

  紧跟着便是漫天的羽箭,万司翰手一挥,一柄羽扇化作了无数的流星,朝着剖玄大禅轰去。在他身侧,宗晓苏旋身之间,罡气凝成火海,震荡九宫。

  “碧羽天罡”与“锻烬玄鸟”两人相交多年,配合默契,一出手,便是他们的最强杀招。

  剖玄大禅将手一抓,一柄禅杖出现在他的手中,他和着黄袍袈裟散出的橙色光芒,卷舞禅杖,震天撼地,气焰滔天,万司翰、宗晓苏两人各喷鲜血,踉跄后退。

  溃散的玄火朝着一个方向汇集,在另一人的手中凝聚,出手的却是邪岩三凶中的离火老妖。宗晓苏杀招过后的玄火被他吸来,在他自身罡气的加成下,轰然间,一掌拍向剖玄大禅。

  犹如熔岩一般的掌罡,在途中不断变大,温度在内里不断的攀升,红色的焰火压成了黑色的死气。轰,禅杖轻轻的击在地上,魔气爆发,倾轧而来的熔岩掌罡溃散,冲高,在天空中一团团的爆开。

  公输家一方,脸上带疤的男子却已不知何时,到了剖玄大禅身后,一剑挥出,这一剑,凌厉至不可思议,镢天斩鬼,灭道无形。

  “原来是镢天剑!”剖玄大禅一声大笑,嘭,剑锋斩在他的黄袍袈裟上,魔气与宝气一同爆开,脸上带疤的男子反被震得口喷鲜血,身躯如同虾米般后退。

  剖玄大禅反身便是一个禅杖,将他砸得从脑袋往下塌去,在地上压成了肉饼。

  “不要攻击他的袈裟,那是法宝!”洛书风喝道。

  “十二剑华九白雪,艳影惊鸿号无情!”清雪仙子踏步而行,宝剑在空中转出十二朵剑华,再凝成一股剑气,从虚空层面,轰然间击向剖玄大禅。

  清雪仙子的玄罡,与宗晓苏、离火老妖相克严重,在那两人出手之际,她若跟着出手,只会减弱那两人杀招的威力,是以先在后头等着,但也惟其如此,她此刻出手,蓄势之下,威力惊人,空气中残留的炎气,也跟着不断的翻转,尽成白雪。

  轰,那一股剑气与禅杖转在了一起,炸出惊人的气象。然而这还只是半招,下一刻,清雪仙子身躯一摇,散出十二道幻影,正是无情双式之“十二艳影”。

  咣咣当当,剖玄大禅挥舞禅杖,魔气乱卷,十二道袭来的身影纷纷碎散,他自己也跟着被震退两步。

  剖玄大禅大喝道:“不错!”

  清雪仙子却是暗道:“不妙!”她如此蓄势的杀招,却也只能将此魔迫退两步,虽然换得一声赞赏,实际上却于大局无益。

  而这个时候,一道宝气潮鸣电挚,朝着剖玄大禅轰去,鳌掷鲸吞,扫荡妖凶。出手的,乃是“丹琴菩萨”甄夫人,她一出手,便将自己的丹凤宝琴,带着自己的毕生功力砸去,正是她绝不轻易出动的绝世杀招“煮鹤焚琴”。

  这自毁宝物的杀招,已是等同于神罡境的实力,若非甄夫人知道,不诛此魔,他们所有人都难有活路,而此魔举动怪异,显然更有惊人图谋,她绝不会这般用出。

  剖玄大禅却是一声冷笑,虎躯摇了三摇,禅杖如同山岳,在魔气的辅助下水涨船高,云屯雾涌,薰天赫地,旋转的山岳自成天地,丹凤宝琴在山岳上碎裂开来,轰,山岳爆开,却有一道光芒冲出,扑,甄夫人的脑袋爆开血水,摇了一摇,倒了下去。

  其他人没有时间去震撼又或是惋惜甄夫人的死,剖玄大禅绝招用出,现在或许是他们唯一的机会,北雪梦娴同时掷出两张天级符,这两张天级符却没有产生任何的威力,只是爆发出惊人的焰光与金气。

  宗晓苏、离火老妖知机,齐齐的用出各自的最强杀招,玄甲机关兽“天虎”冲天而起,将金气狂吸而入,轰然间,挟着铺天盖地的力量狂啸而下。

  另一边,邪岩三凶中的万铁骨、玄霜毒娘紧随其后,蓄满了第二波的攻势,另两只玄甲机关兽、北雪铉海、北雪满川、管海涛亦是蓄势待发。在场众人,无一不是走惯江湖的高手,靠着甄夫人以性命为他们取得的一线空隙,刹那间便配合出最强的阵势。

  剖玄大禅将禅杖往地上一砸,双手虚转,嘭,禅杖内传出炸裂声,滚滚的魔气涌入他的手中。众人心中俱惊,这禅杖就是他的魔源?

  下一瞬间,剖玄大禅裹着魔气摇动身影,嘭嘭两声,首当其冲的宗晓苏、离火老妖身躯尽皆爆开,轰然一拳,与“天虎”的力量相接,强悍的天虎向后翻滚。

  黄袍飞起,直落而下,滚滚的魔劲中,另两只玄甲机关兽尽皆崩碎,内中的机关师惨死,无数的零件往四面八方抛飞,轻而易举地瓦解了其他人的攻势。

  每一个人都头皮发麻,这一波攻势没有能够奏效,接下来几乎就没有翻盘的可能。

  交手的时间并不长,就已经被剖玄大禅连着杀了六人,毁了两座玄甲机关兽,而剖玄大禅带来的那两个妖族,甚至都还没有出手。滔天的魔气下,众皆色变。

  清雪仙子淡无情却是猛然扭头……总感觉己方少了一个人!

  下一刻,乾坤倒转,改写了战局……

看过《摧神》的书友还喜欢